1. <acronym id="dpzlf"></acronym> <code id="dpzlf"><ins id="dpzlf"><option id="dpzlf"></option></ins></code>

    2. 登錄  |  注冊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服務公示臺 >揭物流[切貨族]如何騙錢:低價攬客 坐地起價
      揭物流[切貨族]如何騙錢:低價攬客 坐地起價
      發布人: 管理員  發布時間: 2017-09-01  點擊: 1944

      南五環外蘆求路旁,皖凱物流園中,不停有貨車繁忙地駛進駛出,待裝車的貨物堆放在貨站中。江蘇全省、湖南全省、遼寧全省……物流站中,每家貨站前都掛著這樣的招牌,表明自己物流車輛的目的地。

      不久前,馮先生通過網絡搜索,找到了一家名為“華宇物流”的公司,將一臺價值兩萬元的電動車發往江蘇廠家進行維修,發貨時已交280元物流費。但是,當電動車達到江蘇后,維修人員提貨時被告知,需要再交2800元,否則無法提貨。

      馮先生這才意識到,受騙了,那家公司是山寨的。調查發現,許多人的遭遇幾乎與馮先生一模一樣。在物流業內,這些假借大公司名頭收貨的行為被稱為“切貨”。他們使用什么手段將貨物切走?什么人在頻頻上演切貨的騙局?收貨人、發貨物流站、收貨物流站間是否隱藏著一條灰色利益鏈?

      一切的疑問,都等待找到答案。

      運費比其他家低一大截

      車載GPS不斷向馮先生反饋位置信息,他也不斷關注著車輛所在的位置。馮先生的電動車在皖凱物流園輾轉幾日后,現在已經到了江蘇的目的地。

      不久前,馮先生的電動車出現了故障,需要返廠進行維修。在網絡中一番搜索后,他打開了一家名為“華宇物流”的網頁,“對方說要280元物流費,之前有兩家公司的報價都是三四百元。曾經也有朋友推薦說華宇物流不錯,就選了這個。”

      按照約定,一輛中巴車停到了馮先生樓下。司機將電動車裝車后,收取了280元物流費。“期間該物流公司并沒有讓我填寫物流單,說過兩天給我單據。”

      幾天之后,馮先生接到電話稱,運送貨物已經到了江蘇的目的地,但是需要另付2800元才能提貨。馮先生有些詫異,明明運費早已付過,但現在手頭沒有物流單據可以證明。

      “我突然想起來,我在電動車上裝了GPS,可以定位車輛的位置。”通過GPS反饋的位置信息,馮先生發現,中巴車收走貨物后,確實是將貨物送到了大興區皖凱物流園,幾天后信息顯示電動車已經在江蘇省。

      與馮先生一樣,干了一輩子電工的于大爺,年事已高不再從事電工工作,想把自己的電工工具通過物流,給家里同樣做電工的弟弟使用。“也是兒子在網上找的華宇物流,交了320元的運費。”

      收貨的是一輛沒有物流標識的白色面包車,于大爺填寫了一張“運輸合同書”,但是合同書上沒有公司名稱等信息。“幾天之后,我弟弟接到電話,說讓拿4000塊錢才能提貨。”于大爺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騙,但為時已晚。

      在微信群與QQ群中,有數百人有著類似的經歷。共同點都是通過網絡搜索,找到了所謂“華宇”、“德邦”等大型物流公司,明明交了物流費,在提貨時卻需要再交十倍于運費的價格才能提貨。

      無合同無標識急著收貨

      馮先生讓江蘇貨站發來了物流單據,發現單據上赫然變成:“代收運費2800元”。

      “單據上的發貨人信息、電話都不是我的,所以我沒有權利去支配我發的貨物。”馮先生說,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的物流確實存在諸多疑點。“他們不關心你發的是什么貨物,就算對物流費用砍價他們也接受。他們唯一關心的就是能否馬上取貨。”

      北京晚報記者在網上找到一家名為北京華宇物流的網站,其宣傳語中寫道“通達全國綠色物流通道”。記者撥通聯系電話,對方自稱王經理,稱該物流公司可以將貨物發往全國各地。公司的地址在豐臺區漢龍貨運中心。

      對于記者要發出的小型家用電器,王經理稱可以馬上派車進行收貨,三四天后便會送達目的地。對于物流費,王經理的報價明顯低于其他多家大型物流公司報價。“我給你的不是說全北京最低,那也差不多了。想找到比這個價格低的,費勁了。”

      大約一小時后,一輛白色面包車來到了約定的地點,面包車上并無任何能夠顯示為物流公司車輛的標識。“我沒有單子,我就管收貨,然后送到物流站去。”面包車司機稱,自己并非物流公司員工,而是從事貨物運輸的,“有人給我打電話,讓我去收貨我就過去。不是一家物流公司叫我,不過打電話的總是那幾個人,都是東北人。”

      司機只是記錄了收貨人的姓名、電話,并未能提供物流運輸合同等單據。

      調查發現,在多家物流公司網站中,網頁模板近似,只有公司名稱、聯系電話與聯系人存在不同。記者與多家此類物流公司取得聯系,全部由東北口音經理接聽電話,其中有的聲音重復出現。

      網頁中,寫明公司的地址在漢龍貨運中心,但是實際運送地址為皖凱物流園。“我們也見不到這些人,都是送到皖凱物流園,去固定的地方打包裝。我們就收個運費,剩下的錢要轉給他們。”馮先生安裝在電動車上的GPS也證實,電動車同樣是先運送到皖凱物流園后再離開北京。

      低價切貨后騙子變成發貨人

      電動車仍舊存放在江蘇的貨站中,貨站多次提醒馮先生,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再無人取貨,便會對貨物進行無主處置,再想找回貨物則幾無可能。

      馮先生和其他受害者懷疑,發貨人是否與貨物打包裝店、北京發貨貨站、江蘇收貨貨站為同一伙騙子。

      在皖凱物流園,一家物流貨站的發貨目的地多為江蘇等地。北京晚報記者調查發現,馮先生的電動車正是從這家貨站發出。“這件貨特別麻煩,一直沒有人去領。”貨站老板說,不久前一個騎著電動摩托的男子來到貨站,稱打包裝店那有一件貨需要運送到江蘇。“我們還去了兩個人給弄過來的,收了他不到200塊錢的運費。”

      但是,該男子卻要在單據上寫上取貨時對方貨站要代收2800元運費。“我當時就問了,這是什么錢,他告訴我是對方有部分貨款沒有結清,2800元是剩下的貨款。”貨站老板才為男子發貨,并在單據中寫上代收運費2800元。

      “這些人做的就是‘切貨’,利用假的網站,套上了大公司的名字,通過推廣排在了搜索的前列。”一名從事物流的業內人士表示,許多發貨人并不知情,而且多數山寨物流公司的運費要低于其他正規公司的報價。

      這名業內人士說,“切貨族”再通過聯系面包車司機取貨,為其付運輸費用。貨物被運進物流園進行打包,“切貨的人再在物流園尋找收貨點相對應的貨站進行發貨,發貨人的信息等都變成了切貨人的,貨物與實際發貨人毫無關系。”

      “貨到了之后,要價幾千到幾萬的都有。”一名被騙者發了十件貨物,但是在多付出數千元費用后,只拿到了五件貨物。“再想聯系他們,就聯系不上了。”

      惑 是經濟糾紛還是涉嫌詐騙?

      馮先生與物流公司王經理進行交涉,聲稱可以當面交2800元運費。但是被王經理拒絕,王經理稱可以通過微信轉賬或者直接將錢交到貨站。

      “他們還是很謹慎的,不會經常出現,來去的時間也很短。”皖凱物流園一名貨站老板說,收貨貨站會代收數千元的運輸費,而后轉賬至北京收貨的貨站。“這些切貨的人,就不定期地來貨站結賬,不會每筆錢都來,會積攢幾次后過來一回。”

      在朝陽區某派出所與海淀區某派出所,于大爺和馮先生分別選擇報案。“報案之后,警察說這個是經濟糾紛,不在他們的管轄范圍。”

      一名辦案民警表示,貨物已經運送到了當地,但是因為運費價格問題,收貨人沒有提貨,則屬于經濟糾紛,并不在其管轄范圍中。

      在京禧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洋看來,此類山寨物流公司在一開始便使用了欺騙的手段,收走貨物后變更了發貨人的姓名等信息,使得自己成為發貨人。在貨物到達目的地后,坐地起價。貨站只有切貨人留下的聯系方式,此種做法也讓實際發貨人從一開始就失去了對貨物的監督和控制。從最后的結果來看,是運費沒有談妥,看上去是經濟糾紛。但是從此前的種種行為來看,“切貨族”已經涉嫌欺詐,其中一些貨物加收的費用也較高。“對于一些集中反映指向明確的線索,以及涉及金額較大的案例,應該通過立案方式進行調查。”(來源:北京晚報)


      優秀物流企業推薦
        使用前必讀 | 關于我們 | 法律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投訴建議 | 物流專線 | 幫助中心
        網站備案:魯ICP備13030713號 推薦分辨率1280*800以上
        欧美特级限制片2019